當前位置: 主頁 > 河南豫劇 > 豫劇全場戲 >

河南豫劇《對花槍》(花槍緣)全場 馬金鳳主演

時間: 2010-01-28 12:05 作者: 馬金鳳 劇目: 對花槍 瀏覽: 評論: 說點什么 觀看地址: 點擊觀看
劇情介紹

河南豫劇《對花槍》全場又稱花槍緣  馬金鳳主演

 

花槍緣是豫劇五大名旦(陳素真、常香玉、崔蘭田、馬金鳳、閻立品)之一馬金鳳的代表劇目,其中的唱腔可以非常明晰的凸顯馬派唱腔的明亮純凈,清脆圓潤,剛健豪爽,深入淺出,蘊藉醇化的特色。

 

花槍緣 (1985)故事梗概 隋末,瓦崗寨義軍不斷發展壯大。一天,羅藝打敗隋軍主帥楊林,山寨正為羅藝、羅成父子設宴成功。忽然山下有二人要與羅藝認親,稱羅藝為父、為爺。羅藝因為年老怕認親受人恥笑,另外害怕羅成反對因此拒認,反誣是楊林派來的奸細。寨主程咬金派尤通、史大奈二大將出馬將來人趕走,不料大敗而歸,并帶回一封書信,羅藝仍不相認。

 

羅成便下山出戰,使出背后三槍,不想竟被小娃娃破解并被生俘。程咬金察出其中必有蹊蹺,親往南營視察。姜桂枝終于說明原委,才知姜桂枝系羅藝原配之妻,在山下討戰者羅松是羅藝之子,羅煥是羅藝之孫。原來40年前,羅藝趕考途中發病,被河南南陽姜家集姜員外逞回家中調養,其女姜桂枝一見鐘情,在父母應允下,與羅藝結為夫妻。白天姜桂枝陪夫讀書,夜里向羅藝傳授姜家槍法絕技,104路槍法傳了72路還沒有傳齊,羅藝便前去趕考。由于戰亂,夫妻分離。羅藝因戰功卓著成為隋朝大將,并另娶秦夫人(秦瓊的姑母)生子羅成。

 

隋煬帝暴政,天下大亂,羅藝帶羅成舉兵燕山投奔了瓦崗寨反隋義軍。前妻姜桂枝日夜思念親夫羅藝。當她得悉羅藝已上瓦崗寨之后,便率兒孫、兒媳前來認親。程咬金巧計安排,使羅藝親自出戰姜桂枝。羅藝被姜桂枝連罵帶打,大敗于姜桂枝的花槍之下。按婚前約定,二人中有一方忘恩負義,就用繡花鞋打破臉皮。在眾人面前,羅藝理屈詞窮,只得認錯。花槍解怨結緣,使結發夫妻重歸團圓,從此,更壯大了義軍力量。《對花槍》原來也叫《父子會》、《羅松找父》,寫羅藝赴京趕考,病滯南陽姜家集,與姜桂枝成婚。姜桂枝教羅藝花槍七十二路。

 

羅藝趕考得中后,又娶秦氏為妻,生子羅成,將花槍傳授予了他。四十年后,姜桂枝得知羅藝在瓦崗聚義,便攜子羅松、孫兒羅煥到瓦崗認父。羅藝不敢相認,羅成怒戰羅松父子,被羅煥生擒。姜桂枝又戰敗羅藝。后經程咬金說合,夫妻相認,舉家團圓,同上瓦崗。此劇頗有傳奇色彩,語言有濃厚鄉土氣息。以老旦(姜桂枝)、老生(羅藝)、花臉(程咬金)、武生(羅成)和娃娃生(羅煥)應工,是有名的唱做兼備、文武并重的戲,許多著名豫劇名旦(如王秀蘭等)都唱這出戲,并因此而出名。1956年,安陽市豫劇團排演了由河南著名戲劇家王鎮南的整理本,崔蘭田飾姜桂枝,盧士元飾羅藝,曾引起轟動。1957年,崔蘭田就帶著這出戲進京演出,周恩來總理因公事忙,后來趕到劇場,只看了這出戲的后半場,并接見全團演職人員,給了極高評價。

 

1959年這出戲獲河南省第二屆戲曲觀摩演出大會優秀獎。1981年夏,經宋詞再整理后,更名為《花槍緣》,由洛陽市豫劇團排演,馬金鳳飾姜桂枝。當年馬金鳳第四次進京演出時,把這出戲帶到了北京,也引起了極大轟動。當時有人頗有微詞,說馬金鳳搶了崔蘭田的戲,對這種說法我不能贊同。一出優秀的劇目由不同的演員演出,這在梨園界是常有的事。例如,《玉堂春》梅、尚、程、荀四大名旦都演過,他們的不少學生至今仍在演。1959年由梅蘭芳大師改編的《穆桂英掛帥》,前不久,中國京劇院三團也在“空中大劇院”演出了程派版的《穆桂英掛帥》(程派再傳弟子李佩紅飾演穆桂英)。豫劇也是這樣,上個世紀30年代陳素真演出的《三上轎》,后來崔蘭田也排這出戲,并將它列入崔派的代表作品之一。當今,常派名劇《大祭樁》更有不下一二十個著名演員都演過這出戲。

 

所以,我認為馬金鳳再演這出戲無可后非,更不應該指責。當然,我絕無褒馬貶崔之意,因為兩位豫劇大師在我心目在地位是一樣的。作者在洛陽生活了近50年,看馬金鳳的戲較多,聽到她的故事也較多。對《花槍緣》是怎樣從《對花槍》改過來的,也略知一二。1981年4月定下7月1日洛陽市豫劇團要帶《穆桂英掛帥》和《花打朝》兩臺大戲,第四次進京演出的日程。誰料當月底,卻傳來了洛陽市宣傳部“進京不帶《花打朝》的通知”,劇團陷入了困境,離進京日子只有兩個月的時間,再排新戲已來不及,況且又沒有新本子可用,總不能讓馬金鳳老是進京演穆桂英吧!當時劇團知道馬金鳳早年演過《對花槍》,二十多年崔蘭田大師進京演出過這出戲,1979年中國戲曲學校實驗京劇團將《對花槍》移植成京劇(由鄭子茹主演),都獲得了成功,我們能不能也重新加工整理一下呢?當時從南京趕來為馬金鳳加工《穆桂英掛帥》的宋詞(江蘇省劇作家,曾為馬金鳳共同整理了《老征東》,后來因著作權問題,兩人鬧翻了,本人無語,不加評論),知道此事后,欣然接受了整理劇本的任務,并答應回南京后半月內寫好寄來。劇團看了宋詞的改編本,覺得可以采用,救了劇團之急,便電函宋詞火速來洛,協助趕排這出戲。

 

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《花槍緣》就趕排出來了,彩排之前,請河南著名編劇、導演楊蘭春做了進一步加工指導,使這出戲又上一層樓。6月23日在石家莊市河北劇院進行演出,得到好評。進京前,劇團及馬金鳳又從邢臺專程回到鄭州,向省委宣傳部領導匯報了情況,并講到河北梆子劇團也在北京演出了《花打朝》,省委宣傳部當場拍板,“一掛兩花”三出戲一同進京演出,并指令楊蘭春再次加工《花打朝》,和劇團一同進京匯報演出。洛陽市委宣傳部領導也專程趕到劇團,親自帶領劇團于6月28日赴京。自7月1日起,洛陽市豫劇團在北京長安劇院,陸續演出了《穆桂英掛帥》、《花打朝》及《花槍緣》三出戲。盛況空前,各家媒體競相報道,贊譽“《花打朝》轟動全京城”,……。

 

戲曲理論家郭漢城撰寫了《從<花槍緣>再改編得到的啟示》,戲曲評論家馮亦代也撰寫了《六十歲的愛情》一文,對《花槍緣》給予了充分贊賞與肯定。洛陽日報對于《花槍緣》的報道更是連篇累牘,不遺余力。作者在劇團進京演出回洛后,才看到這出戲的演出,并且一連看了兩場。這出戲劇本改得好,導演導得好,演員演得好,馬金鳳唱得好!比她的《花打朝》要好,與她的《穆桂英掛帥》相比,也絲毫不差。《花槍緣》與原來的《對花槍》相比較,刪去了羅藝的重婚夫人秦氏和秦瓊等戲曲人物,加強了程咬金、羅藝、羅成等人物的刻畫,豐富了幽默風趣的表演成分,突出了羅藝和姜桂枝兩人的愛情主線,對唱詞也改動了許多,增加了這出戲的可看性。以“南營”一場,姜桂枝出場后的那一段唱詞為例,我把新老兩個版本的唱詞都羅列于本文后面,以便于讀者比較。“紅花要有綠葉配”,其他幾個演員精彩的表演,可圈可點,為戲增色不少。

 

馬金鳳當年近六十,基本合于姜桂枝的年齡,她傾50多年的舞臺演出經驗與唱做功底,成功塑造了姜桂枝這個藝術形象。與她以往扮演的穆桂英、七奶奶作比較,也有所突破。戲中后半場她扎靠旗,著戎裝,使一根銀槍,與羅藝對打,英姿颯爽,顯示了巾幗不讓須眉的英雄氣概。說到唱腔,更是無所挑剔。馬金鳳師承祥符調名家馬雙枝,但早年在豫東、豫西及魯西南、皖北一帶演出多年,所以她的唱腔里既有豫東調的高亢和明亮,又有祥符調的典雅與細膩,也有豫西調的質樸與婉轉,還夾雜有山東梆子的粗獷與豪放。她兼收并蓄,有機地把各流派之長融入她的唱腔里,創造出一大批多彩絢麗、清脆優美的唱段,逐步形成了她形成了咬字清晰,字正腔圓,尾音干脆,輕松自如,旋律明快,平中見奇,俗中見巧的聲腔特點。

 

在這出以唱為主的戲里,她的唱腔無不洋溢著她所創造的馬派聲腔藝術的神韻,為觀眾所喝彩。在“南營”一場,那段“老身家住南陽地”敘述姜桂枝與羅藝愛情故事的長達十幾分鐘的唱段,她非常松弛,氣息上下貫,似唱非唱,似說非說,把說和唱結合的天衣無縫,聽起來優美而不乏味,松弛而不失神韻,毫無冗長之感。基本上只用了“二八”一種板式,沒有高腔大調,沒有花里胡哨的甩腔,但憑借她嫻熟的演唱技巧,把一百多句的唱詞,唱得如行云流水,聲聲入耳,在她平緩舒展的唱腔里,還不時蹦出些飛珠濺玉來。越聽越有味,在看似平凡的唱腔里,隨處可見她吐字、歸韻之乖巧,行腔、用氣之講究,行腔走板中隨處可見俏麗的甩腔,和婉轉細膩的腔彎,與細微處凸顯她們平中見奇,俗中見巧的唱腔特點,這也正是唱腔中流露出韻味是那樣清脆、甜潤的主要原因。

 

在最后一場與羅藝對花槍,把他一槍挑落在地上,總算解了氣。姜桂枝的那兩段唱腔,從“老羅藝,你手拍胸膛想一想,你怎樣到的姜家集”,到程咬金促使眾人跪地講清時,“眾位英雄跪在地,千仇萬恨也難提。罷!罷!罷!眾位英雄快請起”,再到羅藝拿著鞋底要打自己臉時,姜桂枝那段“咳!咳!看看你個老東西,我說打,你就打,這事可不能當真的”歡快活潑的唱腔,雖不太長,但都恰如其分地唱出了人物的心理變化。

 

《花槍緣》于1985年6月,由西安電影制片廠拍成了彩色戲曲藝術片,在全國放映。這部電影拍的比她的前兩部都要好,連馬金鳳本人也比較滿意。


http://www.juxyaf.live/yuju/2010/397.html
戲曲視頻列表
頂一下
(476)
77.8%
踩一下
(136)
22.2%
大家都在看
河南豫劇電影全集《花槍緣》全場又《對花槍》,馬金鳳主演
河南豫劇電影全集《花槍
福彩七乐彩开奖结果
    河南豫劇《對花槍》(花槍緣)全場 馬金鳳主演